訊息分享

    實務上對受社會大眾矚目的犯罪,如果涉及對行為態樣的論證,常有是接續犯還是集合犯之爭議。例如最高法院第99年度第5次刑庭會議「刑法於民國九十四年二月二日修正公布(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刪除連續犯規定之同時,對於合乎接續犯或包括的一罪之情形,為避免刑罰之過度評價,已於立法理由說明委由實務以補充解釋之方式,發展接續犯之概念,以限縮數罪併罰之範圍。而多次投票行賄行為,在刑法刪除連續犯規定之前,通說係論以連續犯。鑑於公職人員選舉,其前、後屆及不同公職之間,均相區隔,選舉區亦已特定,以候選人實行賄選為例,通常係以該次選舉當選為目的。是於刪除連續犯規定後,苟行為人主觀上基於單一之犯意,以數個舉動接續進行,而侵害同一法益在時間、空間上有密切關係,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於此情形,即得依接續犯論以包括之一罪。否則,如係分別起意,則仍依數罪併合處罰,方符立法本旨」。然而,學者通說卻認為投票行賄罪是集合犯。接續犯或集合犯兩者均是行為單數,且僅成立一罪,在法律效果上更無不同,則爭辯是接續犯還是集合犯的實益何在?筆者試圖分析如下:

          集合犯,係從刑法分則構成要件規定,就法律觀念,將數個自然意思、活動融合為一法律上概念之行為,視為一個法及社會評價之單元,而成為一個法的行為單數,因而可從法律規定或立法理由窺知集合犯。換言之,係立法者明文規定的構成要件類型,而有一定成立標準不容法官隨意認定。而接續犯則為行為模式,因法無明文,全委由實務以補充解釋之方式認定(參附表)。然而解釋過程易生見仁見智之歧異看法,倘解釋成接續犯,僅論一罪,有利於行為人,若解釋結果認為非接續犯,又無法從法律或立法理由得知是否屬集合犯時,則可能落入數行為而數罪併罰之範圍,而有過度評價之可能,對行為人之影響不可謂不大。此種在解釋上是否具有彈性的特性,正是區辨接續犯抑是集合犯之實益所在!(許鴻闈法務長2014.3.6於律杏)

要件分析

集合犯

接續犯

連續犯

  

立法者明文規定的構成要件類型

法無明文,乃一種行為模式

總則概括評價(已刪除)

行為單複數

構成要件的行為單數

自然的行為單數

行為複數

行為特性

反覆、延續地實行數個同種類行為

反覆、延續地實行數個同種類行為

反覆持續地數個同種類

的行為,彼此具有獨立性

行為時空緊密連接

複數行為之間在時(空)上的緊密連接度不具重要性

複數的行為之間在時(空)上緊密連接

雖在時空上具有一定的密接性但仍為數個獨立行為

個別行為是否具獨立性

不具有獨立性

不具獨立性

具獨立性

侵害法益數

單一的法益

單一的法益

侵害數同種類法益

主觀犯意

單一犯意

單一犯意

概括犯意(即數個犯意)

成立可能性

限於立法者特別將具有反覆、延續實現數次作為納入構成要件行為態樣之構成要件

除涉及集合犯本質之構成要件之外,每一種構成要件都可以用接續方式實施

每個獨立構成要件,以連續性方式實施

                         (附表:許鴻闈法務長2014.3.6於律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