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分享

                       連續犯還是接續犯

接續犯係刑法上連續犯遭廢除後所興起,其功能與未廢除前之連續犯同,可限縮數罪併罰之適用機會以免過度評價犯罪行為然而都直接論以接續犯,亦會產生刑法上接續行為要件有過度寬鬆解釋的問題此外倘接續行為不斷擴張解釋,亦會導致評價不足之缺失。

本所處理的案例約略如下:甲在眾同事前以言語辱罵乙後,再對乙比出中指,復掌摑乙之臉頰一下。檢察官起訴書謂「甲之行為,時間密接,地點相同,侵害法益同一,各行為之獨立性薄弱,依社會一般觀念難以強行區隔,在刑法評價上,應將其數個舉動視為接續性一行為,屬接續犯,僅論以一個強暴公然侮辱罪,被告以一個行為同時觸犯強暴公然侮辱罪及傷害罪嫌,為想像競合犯,從一重傷害罪處斷」在本案中檢察官闡述接續犯之論證過程與最高法院99年度第5次刑事庭決議完全一致,但本案之言語辱罵比中指再打耳光之行為事實是否真為接續犯而非其他犯罪型態?頗值深論因不論是接續犯、連續犯或集合犯,在行為態樣上例如行為時空是否緊密、行為是否無法區隔,都是可以透過不同看法來操作切割,易生歧異而見仁見智故本文試圖從法益的觀點來檢視上開案例之犯罪型態。

刑法第3091項公然侮辱罪及第309第二項暴力公然侮辱罪,兩者所保護法益並不完全相同,前者屬名譽法益,後者除名譽法益外尚有身體法益(例如當眾打耳光加以污辱),或自由法益(潑灑豬糞或丟擲雞蛋加使人畏懼加以污辱)刑法的不同條項,所保護法益並不完全相同因此言語辱罵後比中指再掌摑之行為,雖在時空上有緊密相連性但各舉動所侵害之法益依次為名譽法益、名譽法益名譽法益併身體法益,此三種法益絕非同一,所以不符合接續犯之要件。

    連續犯廢除後,並非無連續犯之犯罪型態,而是連續犯之法律效果為數罪併罰故基於概括犯意(實質上是數犯意),而犯同一罪名者,以連續犯論之。本案中甲以言語辱罵乙後,又對乙比中指之二犯行部分,在客觀上顯然是不同行為型態,犯意即可能各別(雖然是出於公然侮辱之概括犯意),而構成連續犯該當係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構成要件二次,侵害同種類之法益二次故為連續犯,應數罪併罰。

    接下來甲還再掌摑乙臉頰一次以加污辱,掌摑行為所侵犯乙之法益為刑法第309條第2項身體名譽之法益及同法第277條身體法益,因甲僅以一行為犯之,侵害二不同法益故成立想像競合犯,從一重即傷害罪處斷還應再與前述之二個公然污辱罪,三罪分論併罰。

   綜上,檢察官將本案例之三行為僅因時空緊密而遽然評價為接續犯,側重分析行為態樣,實則忽略刑法保護法益之目的,亦造成評價不足之遺憾。(許鴻闈法務長2014.3.6於律杏)